《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

图片 1

韩国年度影视盛事《第55届百想艺术大赏》昨日公开电视部门提名名单,男星李炳宪凭《阳光先生》与玄彬及吕珍九等角逐视帝,《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

图片 2《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
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
图片 3
奥德曼与儿子Gulliver
图片 4
奥德曼与妻子Donya Fiorentino

《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据外媒报道,墨西哥摇滚乐队Botellita de
Jerez的创始人、64岁的摇滚乐手Armando Vega
Gil周一发布了一封遗书,在遗书中Vega
Gil称自己被诬陷侵犯虐待一位13岁的未成年少女,遗书发布后Vega
Gil便在家中自杀身亡。

《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墨西哥摇滚乐队Botellita de Jerez的64岁成员Armando Vega
Gil早前被匿名女子指控性侵,被捲入性丑闻的他本周一在社交网撰遗书,自言被诬陷要以死证清白。发布遗书后,墨西哥警方同日在其寓所发现他的遗体。

网易娱乐3月7日报道《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
据外媒报道,刚获得本届奥斯卡影帝的加里·奥德曼被前妻再度指控是“虐待者”,她与奥德曼的儿子则发文反驳母亲,称她撒谎——在奥德曼获奥斯卡后,他的第三任妻子Donya
Fiorentino对八卦网站TMZ表示:

《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墨西哥警方已证实Vega Gil被发现死在自己墨西哥城的家中,据悉控诉Vega
Gil侵犯的女孩称,事情发生在13年前,当时她只有13岁,Vega
Gil邀请她到他家中玩耍,在家中Vega
Gil对她实施了侵犯和虐待,出了发生关系外,Vega
Gil还强迫教导她如何亲吻,目前这位受害女孩的指控爆料已经删除。

《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恭喜加里,恭喜学院把奥斯卡给了不止一个而是两个虐待者(她指的另一个是科比·布莱恩特),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进步了呢,MeToo运动怎样了?”

图片 5

《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在2001年,Fiorentino曾指控奥德曼婚内虐待,“身体和精神上都有”,称奥德曼当着他俩的儿子Gulliver和他的兄弟Charlie的面掐她的脖子并殴打她。此事经过了警方调查,没有起诉。

《天空城堡》的金瑞亨和廉昌雅则与IU及金泰璃争夺视后殊荣,加里·奥德曼刚刚获封奥斯卡影帝。在遗书中,Vega
Gil否认了相关指控,他在信中写道:“让我明确表示,我的死不是认罪,相反,这是对我无罪的激进宣言,不要因为我的死而责怪任何人,这种自杀是一种自愿,自由和个人的决定”。

在今年2月,她也对《每日邮报》说起此事,流着泪指控奥德曼“偷走了我的孩子,毁了我的人生。??真相必须被说出来。我想要加里站出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会吗?谁知道呢?他一直否认一切。”

在信中Vega
Gil还称鉴于社交媒体的力量,他相信他无法清除他的名字,并且他想确保他的儿子的生命没有因指责而受到损害。

在Fiorentino的新发声后,Gulliver在奥德曼那的一个粉丝站发表公开信(焦点影业证实这封信真的是Gulliver所写)。表示母亲是在撒谎,而他的父亲是个好人。全文:

乐队的代表Paola Hernandez透露,在Vega
Gil去世大约两小时前,两人还进行了通话,他表示Vega
Gil真的很伤心,并且已经退缩了,他表示自己真的没有罪,他不知道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担心他的儿子不知将如何接受这一切。

致那些可能关心这件事的人,

Vega Gil为了证明清白选择了最糟糕的方式,
他的去世引发了粉丝和抗议者的巨大争议。

我的名字叫Gulliver
Oldman,是演员加里·奥德曼的儿子,看到这些针对我父亲的虚假指控再次被报道出来,这很令人不安和痛苦,尤其是在多年前这一切都被解决了之后。

这些明确的文章和指控多年前就已经平息了,这是有充分理由的。

在我看来,那些“记者”的言论是令人厌恶的,他们是在传播和延续谎言。

我在这个我们已经习惯生活的世界中长大成人,这个世界里人们在被证明是清白的之前,都是有罪的。看到那些“蹭流量的标题党”或头条新闻的评判,我觉得羞耻,它们旨在让人们在没有接受到完整事实的情况下就下定结论,无论是在线上还是其他渠道。

而我的父亲这件事,他是无辜的,从未有过任何罪恶。

事实在文章摘录中被误导了,只公布了多年的事实的一半内容。

很遗憾,很令人伤心,所有的一切都源于我母亲最近与一位《每日邮报》记者所做的采访——尽管他们谈论的这些多年前就被抛之脑后了,且证实是虚假的。

就我而言,我写这份声明这行为本身就能证明一些东西了。孩子的监护权不会判给一个打妻子的人,在多数情况下甚至都不会判给男方。而我全程是跟父亲一起生活,这就足够证明什么了。

我的父亲是我唯一的、真正的引路灯塔,是我的英雄,他是我渴望有朝一日成为的人,如果我能有他一半的伟大和纯粹就好了。儿时的我得到了他的宠爱,是他一人将我抚养长大,对此我每一天的每一个时辰都深表感激。我欠他整个世界,我欠他我的生命。

这看起来像我喜欢公开说我母亲坏话,或者已经习惯了这么说,并不是那个意思,她生命中的多数时刻都是一个悲伤和深受困扰的人。没错,她将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但她没有教我怎样融入进去。

这个谎言,她所有的谎言,她一直保持和活在一些东西中,那些已经变成了“她自己的真相”——所有的这些,给我的父亲和我们所有他的家人都带来了很多的痛苦和困难。

我的兄弟和我在母亲拼命尝试与父亲对抗的大型游戏中多次充当了棋子,在所有的这些情况下,我父亲用来反驳的仅仅是事实而已。一直以来都是,谢天谢地,真相是站在他这边的。

作为这项运动的全力支持者,我知道如何发表一份声明来反对一项指控。然而,“事件”发生时我是在场的,所以我想清楚地说:没有这件事发生。无论谁说发生了都是假话。

更深入地说——就我自己的坦白和决定,我选择在7年前、自己13岁时就不再与母亲说话了。我已经到了足够年龄,能够看到如果和她继续保持联系,将会毁了我的未来的前景,所以离开一段时间是我唯一认为合适的事。

我只想保护我父亲的人格,作为一个人和一名演员。我知道他是一个无比善良的人,有着超乎想象的天赋,不会为了家庭的爱与幸福而做出任何交换。这种折磨应该在16年前就结束了,在他事业如此重要的一年里,他终于可以享受生活了。我希望我们能让这成为现实。

而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途径,就是停止重述、停止分享、停止相信谎言。

感谢,

Gulliver Oldman

相关文章